精品日产高清卡4卡5区别 第七章 入幕之宾

“头儿,周公子真有才学,把这些小姑娘都哄哭了。”

三楼的阳台上,一个壮汉满脸震惊。

叶青樱身穿男装,咬牙道:“闭嘴,说了多少次了,在这里称呼老弟!”

壮汉连忙道:“是是,老弟,周公子真有...”

“不用你强调!”

叶青樱面色并不好看,冷冷道:“有才学怎么了?有才学就该来这种地方?亏他还是个赘婿,他这么做置赵姑娘于何地。”

她撇了撇嘴,随即又道:“入幕之宾?呵!当心把命都搭进去!”

壮汉瞪眼道:“头儿,你是说,百花仙子竟然是…”

叶青樱气得一脚踢了过去:“说了不能叫头儿,以后这种任务不能带你了,太蠢了。”

壮汉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,道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叶青樱皱了皱眉,才低声道:“有周元吸引注意力也好,跟我来。”

自然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消失,此刻整个百花馆的目光,都集中在周元身上。

百花仙子终于是调整好了状态,对着周元微微一福,轻声道:“公子词句辞采密丽,疏淡流畅,可填妾身心扉。”

“若公子不弃,请至阁楼闺间,与妾身小叙,畅聊诗道词理。”

周元其实对什么诗道没兴趣,其他道倒是可以详细深入一下。

但毫无意外,一声高喝响起:“慢着!”

一个年轻儒生站了起来,缓缓道:“周公子,据我所知,你是通判家的赘婿,昨日才成亲,今天又沾上了命案,晚上又到这里来诓骗百花仙子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此话一出,场中顿时哗然一片。

这年头赘婿很少见,赵蒹葭娶了赘婿的事几乎众所周知,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人就是周元。

“一个沾上命案的人,还跑来这里消遣?”

“百花仙子上了你的当,我们可不会坐视不管!”

先是马仔出场,把气氛预热。

然后刘哲终于发话:“周公子,你是赵姑娘的赘婿,来这里不合适吧?”

周元不禁有些苦恼。

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眼前这个蠢货。

你的小弟们都把气氛给你炒成这样了,你就说了句这个?太没有杀伤力了吧。

周元轻笑道:“来这里消遣,要么花钱,要么凭才学,二者我都有,怎么就不能来?”

“难道百花馆只接待刘公子这样的大人物,不接待我们这些商贾赘婿吗?”

坦白来讲,商贾和赘婿有个屁的关系,但周元这句话却把众多吃瓜群众拉到了一起。

毕竟刘哲不可能买通所有人,只是请了十多个还算有分量的捧哏罢了。

在场出现了许多议论之声,显然也对刘哲的话有些不满。

而刘哲也反应过来,当即道:“任何人都可以来这里,但嫌犯却是不行,本公子应当通知官府将你拘捕。”

周元很清楚,以自己目前的身份和能量,根本不可能比得过刘哲的。

只是他没想到,这头猪竟然这么蠢,基本的案情都不清楚,就敢以此为刀。

周元对着众人抱了抱拳,道:“诸位朋友或许不知今日之案情,但百花馆的姐妹们应是明白,醉春楼小月与我有旧,被人残害,属实痛心,我今日…”

“今日公子敢作敢当,花钱为小月安葬,我们姐们圈里都传遍了。”

丝语鼓起勇气,大声喊了出来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四周的姑娘们都不禁接话。

“是啊,周公子,姐妹们知道你是好人。”

“咱们青楼女子命薄,若也有良人为我们安葬,实乃幸事。”

“小月妹妹我认识的,以前我在醉春楼的时候,这丫头还给我送过吃的。”

“公子,谢谢你为小月安葬…”

百花馆内喧嚣不已,刘哲都看傻了,他没想到这个案子,还能让周元获取同情。

而这一切周元再清楚不过了,这个时代的女子地位低,青楼女子更别提了。

都是一个圈子的,小月之痛,兔死狐悲啊。

但周元虽然已经入赘,却当着岳父和妻子的面,大胆承认这份感情,并花钱安葬。

青楼女子重钱也重情,都希望盼得良人,当然会被这样的事打动。

百花仙子也没想到,眼前此人,就是传遍青楼圈的周元。

一时间,她脸上的笑容都多了几分,声音更加温柔:“周公子,请务必赏光,与妾身一叙。”

“妾身在阁楼闺间,等候公子。”

她再次施礼,眼中竟多了几分尊敬,随即款款上楼。

周元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古代就是好啊,还能靠才学吃饭,要是前世,去娱乐场所背诗,怕是要被骂神经病。

“做的不错,下次爷专门来找你。”

随手扔了五两银子给丝语,轻轻摸了摸她的脸,便让丝语眉眼含情,双腿发软。

“公子一定要来啊!”

周元笑了笑,便跟着侍女往楼上走去。

很快,便到了一个精致的雅间。

房间并不大,但清新典雅,别具匠心,屏风是独特的山水画,案上的香炉味道也很淡。

通过房间可以看出,百花仙子确实很喜欢舞文弄墨,这种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。

“公子,屏风之画可还入眼?”

伴随着清澈的声音,换了一套衣裳的百花仙子走了进来,娉娉婷婷,婀娜多姿,比之刚才却少了几分刻意和妩媚,多了几分清幽淡雅。

她穿着鹅黄色长裙,披着小坎肩,长发及腰,脸色微红,对着周元施礼。

近距离看来,这位花魁更加漂亮,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,那一双眼睛真似含情脉脉,仿佛带着幽怨。

周元当然猜得到这是她画的,但来到这里,可不是为了拍马屁的,需要表现出自己的不一样,才能俘获芳心。

“这画…很好,勾、擦、染、皴、点都没有缺点,形态俊美,飘逸中有沉稳之意,但是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笑着问道:“这画是谁画的?”

百花仙子却是急切道:“公子,但是什么?”

周元道:“但是山水之间无重墨,缺开合之意,乏雄浑之感,反而愁绪延绵,不得真谛。”

百花仙子脸色黯淡了起来,幽幽叹道:“公子慧眼独具,妾身自愧不如。”

她连忙从案几上拿出一幅字,低声道:“公子请看。”

周元微微眯眼,心中还是有些惊讶的,一个青楼姑娘能把字练到这个程度,确实不容易。

他点头道:“字比画更好一些,小楷写得很是精致,而且有凌厉之势,一撇一捺,锋芒毕露。”

百花仙子这才笑了起来,轻轻道:“公子,妾身彩霓,多谢夸奖。”

彩霓当是百花仙子的闺名了,这是示好之意。

周元缓缓道:“周元,字子易,很高兴见到彩霓姑娘。”

彩霓微微一笑,脸色却在发红:“公子认为彩霓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

这个问题,恐怕要决定今晚的基调了。

答案对胃口,能谈一晚上。

答案给惊喜,能睡一晚上。

答案不合意,怕是要被打发走。

选哪个呢?

周元想了想,被打发走肯定是不行的,拿不到钱不好交差。

能睡…谁不想睡啊,只可惜现在的状态,家里都一地鸡毛,自身也没立起来,睡了反而一身麻烦。

算了,给个对胃口的答案就得了。

周元笑道:“什么人?在我看来,彩霓姑娘很漂亮,很温柔,很重情义,更有才华。”

彩霓有些失望,低声道:“仅此而已吗?”

周元摇了摇头,道:“但按照书画看来,彩霓姑娘应当还有其他本事,可一身的本领却又无处施展,恐怕是因身世所累?”

彩霓面色大变,腾地站了起来,突然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,苦笑一声,缓缓坐下。

她眼神有些痴迷地看着周元,呢喃道:“公子,公子是彩霓的有缘人呢。”

看她这模样,周元暗道糟糕,恐怕给到对方惊喜了。

拜托,青楼女子哪个不为身世所累,我就是胡诌而已,你不必对号入座啊。

但似乎已经晚了,彩霓已经是吐气如兰:“公子,可愿…与彩霓,共度良宵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