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日产高清卡4卡5区别 第九百八十章 变化

关陆有一句话说得很好,英雄就像钢铁,最开始的时候平平无奇,经过了无数次的铸炼,在烈火与重击之下,才终于成了坚固的模样。

一路到今天,周元的志向也在不停的变化,变化到了尽头,再回头看去,原来不知不觉间,他成为英雄已经很久了。

天终于亮了,东方出现了红色,那是朝霞的痕迹。

酒也喝完了,炭火只剩下最后的余烬,黑色的灰尘和四周的白雪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“是时候了。”

关陆看着东方,缓缓道:“高丽不是我们的战场,我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够久了,该结束了。”

“结束这一战,我会云州待半个月,陪一陪孩子和妻子,就北上沈州,全身心投入战斗,以迎接我们最大的挑战。”

周元点头道:“我们关注他们的同时,他们也在关注我们。”

“我们备战的同时,他们也在备战。”

“但或许我思考得更早一些,更深一些。”

关陆道:“所以关于李景直,不能费太多功夫了。”

周元点了点头,朝着汉城方向走去。

他缓缓道:“给章飞传令,让他不用执行特殊任务了,直接给李景直摊牌,降或者死,选一个吧。”

“我本来想用他帮圣母姐姐治理朝廷,但看来,如今的圣母姐姐没有那么脆弱了。”

关陆道:“我立刻安排骑兵过去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道:“岛寇的逃亡部队,应该被逮住了。”

周元冷笑道:“正好,我们去看看那些人到底是怎样的禽兽。”

汉城,很安静。

安静得让人有些窒息。

周元看到了忙碌的场景。

一个个士兵正在把数不清的尸体搬到城池的最中心,哪里的房屋已经被拆掉,清理出了一个巨大的广场。

尸体堆积在这里,宛如山丘。

剩余的百姓在李玉婠的组织下,也开始搬运了起来,他们用了后半夜的时间,把整个城的尸体都搬到了这里。

火焰燃了起来,黑烟冲上天空,却被朝霞刺透。

光芒照亮了每一个人的脸。

李玉婠鞠躬默哀,于是所有人都鞠躬默哀。

直到火焰燃尽,直到恶臭被清风卷走。

“把骨灰掩埋在这里,就埋在地下。”

“这里不建房屋,今后这里就是汉城最大的广场,在中间立碑,纪念在战火中牺牲的百姓。”

“今后我李氏王朝每年祭奠他们,告慰亡灵,也为了记住仇恨和耻辱,希望我们的后代自强不息。”

周元不再看了,他确定圣母姐姐可以做好这一切了。

他跟着宋武,快步出了城。

前方天际线的尽头,两千多水师兵已经徐徐而来。

走在最前方的中年男人迅速跑来,半跪而下,大声道:“末将聂再荣,参见元帅!”

周元摆了摆手,道:“聂将军,人抓到了吗?”

聂再荣道:“包括冈坂幸泽在内所有逃亡的岛寇,一个不漏。”

“大部分在拼杀中被我们杀了,还剩下三十多个人。”

周元朝前走去,众人跟在他的身后,冈坂幸泽等人被押解了过来。

周元总算看到了他,大约四十岁的模样,身材瘦小,此刻已经泪流满面。

他跪在地上,看着周元,痛哭道:“饶了我们吧,我们已经知错了。”

“我们不是恶人,只是一时冲动,人总会犯错的对不对?我们愿意道歉,我们很抱歉。”

“只要、只要你放过我们,我们什么都愿意做,我们…”

他说不下去了,因为他看到周元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眼中只有杀意。

于是,冈坂幸泽哭得更是伤心,大吼道:“让我们剖腹吧!给我们一个痛快!”

周元道:“我给你立个雕像吧,跪在汉城的广场中间,面对着纪念碑。”

冈坂幸泽有些发愣,他不明白周元的意思。

周元已经摆手道:“其他人,押解进城,交给李氏王朝处理。”

“冈坂幸泽,脱光他的衣服,挖掉他的眼睛,割掉他的舌头,把他装进雕像里。”

“让他慢慢享受死亡不断靠近的感觉。”

“他至少能在雕像里活个三四天,这三四天一定很美妙。”

宋武道:“动手!”

几个亲卫冲了上去,把一种岛寇押解进城。

这一场罪恶,有罪人,却没有人真正赎罪。

不存在伸冤,因为这样的冤屈无法申诉,多大的代价都无法挽回。

周元没有进程,而是缓缓道:“宋武你带着勇效营留守汉城,武耀营、精英营和水师兵跟我走,杀向淮阳。”

“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解决金振堂。”

“汉城惨案,有他一份功劳,他休想活命。”

宋武抱拳道:“节帅放心!有勇效营在,汉城固若金汤。”

“走了。”

周元直接上马,朝淮阳方向而去。

而一袭青衣飘然而来,也稳稳落在了马背上,跟在了周元身旁。

素幽子淡淡道:“元易子,你心中有了戾气。”

周元点头道:“师父,任何有良知的人,面对这样的惨案,心中都会愤怒。”

“师父难道不愤怒吗?”

素幽子想了想,才道:“愤怒,但我有我的路,我没办法留在汉城,陪这个国家一同从创伤中走出了。”

周元道:“师父道心恢复之后,是要回白云观了吧?”

素幽子轻声道:“是,两年多没有回去了,早该是回去之时了。”

周元道:“师父还记得我在香州之时给你写的信吗?我那晚太醉,早已不记得了。”

素幽子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记得了,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”

周元继续道:“白云观离得了师父两年,就离得了师父一辈子,师父一定要回去吗?”

素幽子道:“不回去,又能去哪里?”

周元道:“弟子身上有戾气,很多时候面对一些事情,也会失去理智的时候。”

“弟子希望师父跟着我,时刻约束着我。”

素幽子沉默了。

她沉默了很久,才轻叹道:“元易子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际遇,这决定了他们有着不同的选择。”

“我有我的路要走,你有你的路要走,又何苦执着于在一起?”

“你虽然年轻,但你已经足够有阅历,你难道看不透这些道理吗?”

周元笑了起来。

他看向自己的师父,缓缓道:“以前我也总劝自己看透一些事。”

“如今变了。”

“我不想看透那些东西,我只想朝夕必争,直到这个世界成为我喜欢的模样。”

“什么是人间正道?”

“就是永远心怀热情,永远热爱美好。”

“所谓看透,不过是期待这个世界靠别人变得更好罢了,我不愿意逃避,我愿意做那个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。”

他向着东方,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棱角分明,目光坚毅。

素幽子看着他的脸,一阵恍惚。

她的心跳开始加速,她低下了头,把起伏的心绪压下去。

她不明白自己修道这么多年,为什么还有俗欲。

她以为她早就超脱了。

可是姐姐那句话,真是如刀剑一般锋利:“李玉嫣,别把自己看得太高,你以为你没有感情吗?不,你只是没怎么见过男人罢了。”

“所有女人都一样,见到优秀的男人,总会忍不住兴起爱慕之情。”

“你以为你道心那一道坎怎么来的?因为你早就陷进去了。”

“你那么关爱徒弟,可曾在乎过叶青樱的处境?你偏爱周元,难道仅仅是因为师徒?”

“有的人啊,什么时候沦陷都不知道。”

素幽子猛然抬起头来,冷声道:“这一仗打完我就走!回白云观!”

周元疑惑地看向她:“不是还有一年?”

素幽子道:“你太吵闹,不适合我静心修道,回白云观反而更好。”

周元沉默了很久,才道:“弟子不会阻拦师父。”

看着他略带感慨失落的表情,素幽子有些心痛,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