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日产高清卡4卡5区别 第九百八十一章 投降

新年的第一天开始赶路,有师父陪伴,倒也不算无聊。

只是每一个人都在产生变化,比如聂再荣变得谦逊刚毅,变得具备长远的战略眼光。

比如师父…比以前通透了,也比以前淡泊了,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了,一路所见灾民,也不为所动,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周元说着话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七,距离淮阳大约还有四百里路的时候,章飞回来了。

“参见王爷。”

章飞是一个人回来的,他显然很疲倦,应该是星夜赶路。

“四天之前,李景直率领八万大军,攻破了淮阳,杀了金振堂及金氏王朝文武百官和后宫家眷,血洗淮阳。”

“他在那里建都立朝,取名景朝,号元初。”

“他拒绝了投降,并写了封信,让我传给王爷。”

周元沉默了片刻,才冷笑道:“他倒是聪明,还知道趁我攻打汉城之时,抓准机会杀了金振堂,抢一个正统的名义。”

“不过他哪里来的八万人?”

章飞道:“分地。”

“他实施了新政策,告诉百姓,参军一人,可分地两亩,于是引起了踊跃报名,队伍瞬间壮大,金振堂的兵也反叛归降到了他那边,攻打淮阳,来得很是顺利。”

周元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很好,很有悟性,此前都是分钱分粮,现在知道分地了。”

“钱粮和地可不一样,后者属于生产资料,是这个时代百姓的根基。”

“天地养人,能在高丽这个地方做到这一步,真是出色。”

“如果不是我这个外力,那么他应该是最后的赢家。”

章飞把信递给了周元,道:“李景直说,这是他亲手写的。”

周元打开信件一看,眉头渐渐皱起。

“我说过,我要把所有人踩在脚下,我要做最大的那一个。”

“如今我亲手覆灭了金氏王朝,我获取了大量的民心,我分地,制定新政,我们上下齐心,铁板一块。”

“周元,我知道你有能力打败我,但你至少也看到了我的能力。”

“想要我死,你轻易可以做到,但想要我降,想要我为李氏王朝做事,那就和我赌一场。”

“只要你不用大炮,还能攻下淮阳,我就服气。”

“你敢赌吗?敢赌就别开炮。”

周元随时把信撕了。

他面色古怪,摇头道:“真是愚蠢,他凭什么认为我会用我自己士兵的生命,去跟他打这种赌?”

“没有大炮,我也能轻易攻下淮阳,但我起码要多伤亡上千人。”

“这种蠢事我怎么会做,他太把自己当角色了。”

“他不明白,战争从来没有规则,没有下限。”

说完话,周元挥了挥手,道:“继续出发,争取四日之内赶到淮阳,把城楼给他轰烂。”

四日其实乐观了,因为山路并不好走,绕来绕去,直到第七日才赶到淮阳城门口。

算算时间,走了足足十四天。

数十门佛朗机炮已经架好,精英营的战士也把重甲穿在了身上,时刻准备进攻。

周元道:“章飞,给李景直下个通牒,告诉他天黑之前投降,不然我们就要开炮了。”

“用飞箭传上去,万一这厮翻脸把你宰了,那就亏大发了。”

章飞笑道:“属下晓得了。”

他将信写好,绑在了箭矢上,用弩箭直接射到了淮阳的城楼上。

片刻之后,李景直的声音从城楼上传来:“周元!我永远不可能再跪下!”

他几乎都喊破嗓子了,声音中充满了戾气。

章飞回来禀报,周元也是摇了摇头,道:“有骨气啊,那就打吧。”

数十门佛朗机炮,顿时发射,带着烈火的铁球砸在了低矮的城楼上,直接将石砖轰开。

缺口已经打开,重骑兵开始冲锋,这里比汉城要好打太多了,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功夫,一路就碾压了进去。

这些起义军的素质连岛寇都不如,看到如此恐怖的重骑兵,当即就吓得屁滚尿流,直接溃败。

武耀营杀了进去,按照原本的方法,迅速占据各个街道,控制住整个城池的交通。

周元慢悠悠地进城,见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李景直。

这小子,还专门给自己搞了个鎏金的座椅,相当皇帝疯了。

“杀了我吧!”

李景直狞笑道:“我已经坐到这个位置了,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志向了,即使没有统一高丽全境,我至少…我至少做到了。”

周元道:“坐到这个位置上,也算不了什么,无非是骗自己罢了。”

李景直咧嘴道:“够了!我受过那么多苦,我都是为了今天。”

“死在今天,我也满足了。”

周元不屑一笑,想要拆穿他,却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他缓缓道:“你说过你要把所有人踩在脚下,要做一个伟人。”

李景直道:“不错!我做到了!我青史留名了!”

周元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才道:“可是,伟人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伟人,不是把所有人踩在脚下。”

“而是…让所有人站起来!”

“站在和你同样的高度。”

李景直的身体僵硬了起来,抬头看向周元,满脸的惊愕。

周元道:“你从始至终就走错路了,你足够聪明,足够有天赋,但方向错了,就无法成功。”

“如果你一开始想的不是把所有人踩在脚下,而是让所有人都站起来,你或许已经成功了,都等不到我来。”

“李景直啊,天地养人这道理是没错,但把失败归结于这个,是一种懦弱。”

说到这里,周元摇头道:“我不杀你,我会让你去跟着底层官员去扶贫,做个几年,你会有新的感悟的。”

“带他下去,押送至高丽,跟圣母说清楚情况。”

亲卫把他带了下去,而李景直一言不发,就像是死了一样。

章飞皱眉道:“主公,这种人铁了心不投降,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为何不杀?”

周元道:“铁了心不投降?呵,不过是死要面子罢了。”

“若是不肯投降,早就跑到高丽东北部的老家,收缩势力,做困兽之斗了。”

“留在这里挨炮,其实就是为了投降,只是又不肯担一个投降的名声罢了。”

“他毕竟年轻,性子还不够圆润,把这些面子上的东西看得太重。”

说到这里,周元笑道:“但是他是有才华的,圣母姐姐需要这种年轻的力量,帮她治理国家。”

“基层待几年,看到了真正的疾苦,再长大点,也就成熟了。”

“章飞啊,打仗永远不是目的,和平才是。”

“我们不能只图爽,把他杀了,表示他很垃圾,这没意义的。”

他拍了拍章飞的肩膀,轻声道:“我们不可能待在这里的,高丽,还是要交给高丽人。”